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哇!繁體版
全本免费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法医秦明 > 无声的证词

尾声 无声证词 文 / 法医秦明

(全本小说网?www.yznnw.com\|m.yznnw.coM\?)
    若我拥有所有,若我失去所有,那我是谁?

    ——埃里希·弗罗姆

    “云泰案”会不会也是这样呢?

    不,如果是不射xx精的情况,就不会在体外有精液的残留,而“云泰案”的前四名死者的体内存在极少量的精液,和孟春埚的情况还是不同。(免费全本小说щww.yznn.coM)胡科长说得对,医院里多的是专家,我怎么就这么笨,一直都没想到去医院请教呢?

    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按照胡科长的指点,我赶在下班前,来到了省立医院不孕不育门诊。虽然天色已晚,不孕不育门诊的候诊室里,还是坐着两对等候诊疗的夫妇。为了不破坏医疗秩序,我没有因为有熟人引荐就插队,而是默默地坐在了那两对夫妇的后面。

    他们频频回头,窃窃私语,不时地抛来同病相怜的眼神。

    “看什么看,我……我很正常的好吧……”我只好在心里默默辩解。

    “你说的这种情况并不是什么难题,”专家就是专家,说出话来一针见血,“有一种叫作逆行射xx精的疾病,就可以留下极少量的你们所谓的精斑,却不留下能进行DNA检验的有细胞核的精子。”

    “逆行射xx精?”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另外,什么叫我们所谓的精斑?”

    “据我所知,”专家说,“你们进行精斑预实验的原理,是检测检材中是否含有酸性磷酸酶。这种酶在前列腺分泌的液体中存在。”

    我点头。

    专家接着说:“我说的这种疾病,可以在性交的过程中,由前列腺分泌出少量液体,流入对方生殖道,但是在性交达到性高xdx潮时,虽有射xx精动作,精液却不会从尿道口向前射出,而是向后射入膀胱。”

    这一连串的术语将我绕得有些头晕,我摸了摸脑袋,试图理清思路:“那是不是意味着,这样的病人也可以获得性高xdx潮?”

    专家微笑着点了点头。

    “嗯,这就对了,”我自言自语道,“有性高xdx潮,才是促使他反复犯罪的动力。”

    “不过,”我接着说,“最后一起案件,还是同一个凶手,为什么却发现了大量的精液,还能做出DNA了呢?”

    专家乐了,说:“那很正常啊,这种病可以治好的。”

    “可以治好?”我更加惊讶,“性功能障碍不都是疑难杂症、不易根除的吗?”

    专家耐心地解释道:“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很多不孕不育的患者都可以通过手术等诊疗方式治愈。拿这个逆行射xx精来说,发病原因有很多,也有先天性就这样的。只要找到病根,通过手术治疗,可以完全恢复。”

    “我明白了,”我故作镇定地点头,却掩盖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我们前期一直在寻找那些没结婚或者结了婚没孩子的人进行DNA检验,却忽视了这一点啊!”

    “是的,”专家说,“说不准他经过治疗,就已经有孩子了呢。”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眉飞色舞地望着专家,“患这种病的人多不多?什么级别的医院能够进行这种疾病的治疗?”

    “你这明明是最后两个问题嘛。”专家也被我的神情逗乐了,笑道,“我觉得,市级医院都可以治。”

    “我明白了,”我开心得差点儿上前拥抱他,“谢谢您!”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上了开往云泰市的大巴,恨不得马上就能跑到黄支队的面前。

    “凶手很有可能患上了一种叫作逆行射xx精的疾病。”我一见到黄支队就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这种疾病有可能被治好,所以我们只需要在市里的几家大医院查询从三年前到一年前这个时间段利用手术治疗治愈本病的人就可以了。”

    “你没事儿吧?”黄支队一头雾水,“这大清早的,你不是梦游吧?”

    “我说的是‘云泰案’啊!”我吼道。

    黄支队这才一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听完我的推断,他又忍不住自责地叹一口气:“如果我们早想到这一步就好了,法医虽然对每个临床科室的业务都会有所了解,但不可能精通每一个专业方向,我们以后还是要多多和医院交流合作啊。”

    “别这样,”我安慰他,“要不是在最后一名死者身体里发现精液,我们也无法确证凶手患的就是这种可以治好的性功能障碍,更无法通过诊疗记录来寻找凶手。现在掌握了他治疗的信息,我们才有更多的线索去抓他归案,现在真相快要水落石出了,你该高兴才对啊!”

    云泰市公安局的民警雷厉风行,在黄支队布置完任务后,迅速兵分多路,对市里各大医院的留存病案进行了筛查。没想到一查才发现,患这种病的人还真不少。什么先天的、后天的、做了手术的、没做手术的,厚厚的病历本堆成了小山,而且三年前的病历还不够规范,要从小小的病历本中找出患者的职业信息还真是大海捞针。

    没有办法,只有逐个儿摸排。

    两天的忙碌调查之后,一个叫水良的运钞车押运员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这个水良,今年二十七岁,是先天性的逆行射xx精患者。”侦查员介绍道,“两年前,他结识了一个富家女,两人很快结了婚,婚后不久水良就去市立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后恢复得非常好,半年前两人已经诞下一子了。”

    “各项条件都很符合,押运员有相似的制服、有逆行射xx精的病史且被治疗成功。”我点着头说,“今年是二十七岁,那八年前就是十九岁。十九岁开始作案,选择的都是年龄相近的女生,也可以解释得通。半年前诞下一子,那么一年前他的妻子正好是怀孕初期,不能进行性生活,所以他又出来作案了。”

    “可以密取DNA吗?”黄支队问。

    “不太方便。”辖区派出所民警说,“水良的岳父是我们市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因为这个董事长的妻子早逝,他一个人拉扯女儿长大,所以对女儿极为溺爱。水良是入赘的,这个董事长心疼女儿女婿,就让水良夫妇俩成天就在家里带带孩子,不工作。家里还有保姆,所以没法密取。”

    “那就申请拘留证,直接去抓人!”黄支队一拍桌子,下了指令。

    眼看真相即将大白,我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强烈要求侦查员带我一起去抓捕。我们趁着夜色赶到一个富人的别墅区中,远远地监视着水良家的动静。此时此刻,水良家的别墅窗口透出了些许暖黄色的灯光,隐隐能够听到婴儿的哭闹声响。

    “我就想不明白了,他有个这么有钱的老婆,还要去强xx杀人?”我身边的侦查员小声抱怨道,“就算拿点儿钱找小姐也比奸杀强啊?”

    “还真不好说,”我轻声说,“前两天我刚办一个案子,就是一个性功能障碍的人,心理超变态!我觉得吧,像他这种性功能有问题的人,不排除心理上也有问题。说不定,他就是迷恋那种被害人反抗的感觉。”

    侦查员一脸恶心地摇了摇头。

    “万一抓错了人怎么办?”黄支队一时冲动发布了命令,现在有些后怕,“毕竟这家有孩子,给这么小的孩子留下阴影,我们可就是在造孽了,能不能想办法把那孩子隔离开?”

    “怎么隔离?”侦查员说,“一隔离,嫌疑人还不跑了?不过说得也有道理,不如我们先撤,找机会再动手?”

    黄支队犹豫不决。

    我悄悄走到别墅的一棵树旁,这是棵前不久被暴风刮歪了的石榴树。引起我注意的是,树干上捆着的固定树干的绳子。

    那个熟悉的绳结!

    “错不了!”我低声说,“肯定是他!”

    “那也得等机会!”黄支队对一旁的侦查员说,“盯一晚上,明天白天找机会。”

    第二天,在车里酣睡的我被一旁的黄支队推醒:“快看,奔驰来接孙子了。”

    今天是周末,看来水良的岳父是想给小两口留一些个人的空间,早早就把孙子给接走了。奔驰一走,黄支队就下达了动手的指令。

    保姆睡眼惺忪地打开大门的时候,被屋外荷枪实弹的警察吓得长大了嘴巴。黄支队指了指她,让她不要出声,她僵硬地点了点头。我们悄悄爬上了二楼,她始终保持着惊恐的表情。

    二楼有四五扇房门,侦查员们挨个儿趴在房门上侧耳倾听,然后在第三间房门口停了下来转身向黄支队示意,在黄支队的默许下,训练有素的侦查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开了房门。

    迎面的一张大床上,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正从一个长发女子的身上抬起头来,我们突如其来的闯入让床上的两人都目瞪口呆,直到看清了侦查员手中的枪口,那女人才惊叫了起来。这一声尖叫提醒了这个男人,他连衣服都没穿,突然便从床上弹起,冲着窗口扑去。说时迟那时快,我身后的三名侦查员已经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死死按在了地上。

    “你们在干什么!放开他,放开他!”回过神来的女子也顾不上裹住自己的身子,胡乱地上前推着侦查员们,声音带着哭腔,“水良,水良!你们放开我们家水良!光天化日之下还有王法吗?你们这帮强盗!”

    看着眼前这个只穿了条内裤的赤裸女人扑了过来,三名侦查员有些乱了阵脚。负责戴手铐的侦查员一边向门口的黄支队投去求救的目光,一边解释着:“我们是警察,警察!别动,别动,你干什么?”

    任凭他怎么解释,那个女人却仿佛发了狂一般上前凶猛地撕打起来,侦查员一动不动地低着头,按住男子没敢动弹,身后随行的女警早已冲上前去帮忙,却被那疯狂的女人回肘一击击中面门,鼻血直流。

    一直在幕后做法医检验的我,从没见过这么混乱的场面,黄支队已经飞快地扑上前去帮忙了,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冲上去,和黄支队一人抓住女子的一只手臂,将她按在了床上。那个流着鼻血的女警赶紧拿过旁边的毛毯将她的身体裹住。

    “池子,池子!”被按倒在地的男子也激烈地反抗起来,“别动我老婆,你们这些狗日的!一帮大男人对付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这句话该问的是你吧,”黄支队满头大汗地喘着气,说,“水良,你涉嫌强xx并杀害五名女子,我们现在需要带你回去配合调查。”

    还在挣扎哭泣的女子听到这里,整个人都抖了一下,然后嚷道:“你们肯定是搞错人了,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们凭什么冤枉我们家水良!我爸认识你们局长,我要让你们全被开除!”

    “冷静点儿,”我看她已经不再挣扎,放轻了手上的力度,说,“我们有证据证明水良有重大作案嫌疑。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水良已经默不作声,裹着毛毯的女人眼见再也拦不住,终于瘫软在床上,哭肿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断断续续地抽泣起来。

    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昏暗的审讯室里,水良仍然一句话都没说。

    我走出监控室,来到DNA实验室门外,点起一根烟,等待着DNA比对结果。门终于开了,看着我期待的眼神,郑科长笑着说:“等急了吧?对上了,就是他。”

    我一脸欣喜地拿着报告走回审讯室,路过走廊时,正听见有人在那里大声吵嚷,原来水良的岳父得知这事之后已经脑出血住院了,暴跳如雷的律师叫嚣着要追究我们的法律责任,却不知我手上的证据足以让他闭嘴。

    “知道这是什么吗?”我关上门,把报告扔在审讯椅上,对水良说,“DNA证据,你以为你杀了五个人能轻易跑掉吗?”

    水良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镇定,变换了一下坐姿。

    “既然你不愿意说,我来帮你说。”我正色道,“你从十九岁就开始犯案,一直到二十三岁,在云泰市、云县、龙都县作案多起,杀死多人。惯用伎俩就是在隐蔽位置蹲伏,寻找你看得上眼的单身女性,伺机挟持、捆绑、强xx、杀人。你可能不知道,你惯用的打绳结的手法,成为了我们破案的线索。”

    水良快速眨了几下眼睛,吸了吸鼻子。

    我接着说:“你有逆行射xx精这个毛病,所以我们一直没能抓住你。直到你认识了你妻子以后,开始收心,不再作案。你傍了个富婆,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老婆又颇有姿色,所以你想忘掉自己罪恶的历史。可你没想到,你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水良的嘴唇有些哆嗦。

    我说:“当你的妻子有了身孕之后,你无法和她行房,时间一长,你又按捺不住诱惑和冲动,再次犯案。这次你依然不可避免地使用了自己熟悉的打结方式,而且在死者的体内留下了精液——你以为你还能像几年前一样逃之夭夭,却没想到已经留下了最致命的罪证!这几年你睡觉的时候不会做噩梦吗?你还记得那几个被你残忍杀害的姑娘吗?她们也是人,和你老婆一样活生生的人!”

    水良颤抖着端起水杯,却怎么也送不到嘴边,说:“别说了!别说了……是我干的。你们枪毙我吧。”

    “不要挑战法律的尊严!”黄支队吼道,“你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告诉你,别以为你留不下证据,别以为死人不会说话!有一种证词,叫作无声的证词!没有完美犯罪,即便你再有反侦查意识,再有先天条件,只要犯罪了,就必须要接受法律的严惩!”

    水良低头不语。

    我没再旁听接下来的审讯,拿起电话拨通了铃铛的号码:“你妹妹的仇,报了。云泰刑警这些年的心结,解了。”

    话筒那边传来了一阵静默,然后便是铃铛难以抑制的哭声。

    “我记得在抓捕的时候,水良喊了两声‘池子’,对吗?”我问黄支队。

    黄支队点点头:“好像是这样。当时就顾着控制人了,没顾上搜搜他们家的池子里有什么东西。”

    “现在去搜也不迟啊。”我说,“弄个搜查令吧?”

    还是那个保姆开的门,依旧用那种极度惊恐的表情,目送着我们几个拎着各自的勘察箱走进了别墅里。浴缸、洗脸池、厨房、院落,所有可能被称之为“池子”的东西都被我们搜了个遍,甚至用四甲基联苯胺进行了潜血反应,可惜一无所获。突然,我想起这栋别墅还有二楼,二楼也应该有卫生间吧?

    我走上了二楼,走进水良的卧室。粉红色的灯光下,一个长发人形的影子映入眼帘。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这一幕把我吓了一跳,勘查箱险些掉落在地上。

    梳妆台旁,一个少妇正在梳头。

    “小姐,请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我知道这个女人的厉害,赶紧出示了搜查证。

    少妇一边抹着口红,一边缓缓转过头来。苍白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丝泪痕,现在的她看上去和白天判若两人。不知为什么,这毫无血色的脸庞让我觉得脊梁上一阵发凉。

    “秦明科长,我当然会配合你们的工作,”少妇款款地走了过来,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小声说道,“我一定会好好地配合你们的工作。”

    说完,她便往门外走去,消失在二楼走廊的黑暗中。

    轮到我回不过神了。

    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的职务?她,究竟想干些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Copyright©2014 全本小说网(www.yznnw.com)拒绝弹窗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