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哇!繁體版
全本免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嘉宝儿 > 乱世逐流

第545章 光荣之路 全书完 文 / 嘉宝儿

(全本小说网www.yznn.coM\|m.yznn.coM?)
    晚春的时节,暖风熏得人微醉,洛阳的牡丹开得到处都是,争奇斗艳让人心旷神怡。(免费全本小说WWW.YZNNw.COM)

    “号外号外,前方大胜,周军攻破长安,俘虏秦主苻坚,关中光复!”

    一个带着“鸭舌”小帽的稚童,扯着嗓子叫喊着。手里拿着厚厚一叠纸,很像是后世的报纸。

    远处走来了一位腿脚不灵便的年轻将军,穿着轻甲,配着一把看上去十分寻常的短剑,很明显的制式装备,只是如今的周军已经不装备这样款式的佩剑了。

    “拿一份报纸。”

    跛脚的将军递给鸭舌帽少年一张写着阿拉伯数字“5”的纸币,对方递给他一叠带着墨香的大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小字。

    “赢得还真是轻松呢,如果我的腿没问题,以如今周军的战力,打下长安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吧。可惜了!”

    年轻将军叹了一口气,这五年的变化,可能比他已经活了的二十年还要大。

    “谢玄,看看,我刚刚买的这件衣服好看吗?”

    一位年轻貌美的妇人,从背后遮住谢玄的眼睛,这不可能是别人,只会他的夫人邹媚儿,哦,她现在已经叫邹丽华了。

    “你蒙着我的眼睛,我怎么看得见啊?”

    邹媚儿松开手,谢玄回头看着她,眼睛里充满爱意,这位有些泼辣的美女,小脸立刻羞红了。

    “我穿什么都好看,对了,赵川要我来通知你,他要在郊外实验,王孟姜主持的,你要去吗?他说你不去一定后悔。”

    王孟姜么……谢玄脑子里出现当初那个看上去清纯又什么都不懂的少女,感觉时间过去好久了啊。

    赵川这两年已经不带兵打仗了,但是对于那些“奇淫技巧”的重视,比起以往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走,我们一起去。”谢玄毫不避讳的牵起邹媚儿的小手,朝着东华门走去。谢玄这几年虽然也不带兵打仗了,不过还是在军校里担任教官,家中又有艳压群芳的娇妻,日子过得还是比较顺心的。

    不去前线,这也是他姐姐谢道韫在暗中使劲的结果,枕边风一阵阵的吹,终于吹灭了谢玄的将军梦。

    洛阳靠近城门一处不起眼的宅院里,两个美丽的年轻妇人正在毫无形象掐架。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站在一个年轻帅哥身边,笑嘻嘻的看着,既不劝架,也不叫好。

    “昨天夫君送给我的项链,就是被你拿了!你这个胡人妖女!”

    “我当过皇后,还会稀罕你的东西,这明明是夫君送给我的。不识五谷的蠢女人!”

    一番争吵,两个不会武艺的“菜鸡”继续互啄。

    “松弟弟,你说她们什么时候吵完呢?”

    “我觉得至少半个时辰,是吧,爹?”

    “一个时辰吧,娘真是太丢人了,还是爹最帅,爹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

    两个孩子毫无顾忌的对他们各自的娘亲品头论足,也堪称是奇闻了,不过那位帅气男子却捂着额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我高玉聪明一世,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没想到家里两个夫人都搞不定,瑜儿,松儿,你们千万不可以向爹学,知道吗?”

    两个孩子懵懵懂懂的点头,正在这时,院子门被推开,赵川伸进了一个头,一脸懵逼的看着高玉那琅琊王氏出身的夫人,正在跟鲜卑贵族可足浑氏出身的原小可足浑皇后掐架……

    这一刻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弥漫着诡异的味道。

    “咳咳咳,那个,我两位夫人正在练习做健康操,嗯,就是这样,大当家有事找我?我不是朝廷官员呀?”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高玉神情紧张的要把对方推出去,没想到厚脸皮的赵大官人已经进来了,瞥了两个女人一眼,没说话。

    做健康操可以把胳膊上的皮抓破,这还真是第一次见。赵川没有揭破高玉那拙劣的谎言。

    “桓温大肆清除异己,我们的人,也不幸中招,被迫撤出建康,现在需要一个熟悉那边环境的人主持大局,该你出山了。”

    听了赵川的话,高玉神色大变,走到一边搂着刚才掐架的两个女人说道:“我浪荡了十几年,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就是想享受下齐人之福,不想折腾了,对吧?”

    高玉对王氏和小可足浑氏使了使眼色,两个女人立刻开始抱着高玉的腰就嚎啕大哭,演技极为夸张。

    “你看到了吧,我一走,这两个女人就活不下去,谁让我这么帅呢,你再找别人吧。”

    高玉把头一扬,鼻孔朝天根本不想跟赵川说话。痞气十足。

    “高玉,开元二年入弘农杨氏主宅,盗取玉碗一对,据说是给自己一男一女两个子女吃饭用的,这玉碗现在应该还在厨房,我想可以找到。”

    门外传来一个清脆婉转的女声,这话语让高玉面色一僵,他发现自己抱着的两位夫人,已经在用不善的眼光看着他。

    “别相信她说的,那是捡的,捡的。”

    一滴冷汗从高玉额头上掉下来。

    “噢,是捡的吗?还是开元二年,洛阳最大的商铺优品楼失窃,有十匹上好的蜀锦不翼而飞,颜色分别为三红,两绿,两青,三白,乃是专门给女子做礼服的。

    现在到你们家翻一下,应该能找到些剩下的吧。”

    清脆婉转的女声又响了起来,高玉发现王氏和可足浑氏的目光已经要杀人了。

    “好了,今夜到校事府来报道吧,赵川,你不是还有事情吗?”

    不见其人,只闻其声,赵川无奈的对着高玉摊摊手说道:“这不怨我,苏蕙苏阎王的名字你没听过吗?”

    他转身出门,就听到院子里传来河东狮吼的声音。

    “高玉,那一对碗是偷的?”

    “我最喜欢的衣服,是用偷来的布料做的?”

    “家里的钱去哪里了?”

    赵川可以想象高玉今天的生活将会非常“精彩”。

    “苏蕙啊,你长大了,以后做事不可以这么霸道知道吗?”

    赵川看着院门外靠着墙,穿着一身浅绿色襦裙的苏蕙,温言劝道。

    他看着苏蕙已经长开,看上去俊俏中带着几分英气的面庞,心中暗暗感慨,当年的小丫头,如今已经亭亭玉立了,她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夫人呢。

    “看什么看……这身衣服觉得怎么样?”

    苏蕙有些害羞的低下头问道。

    “你没事吧?”赵川面色古怪的摸了摸苏蕙的额头问道。

    “别碰我,笨死了。”

    苏蕙一下子打掉赵川的手,快步跑开了。

    两人一路打闹,来到洛阳郊外,王孟姜带着人已经等候多时。

    谢玄夫妇也在这里,就连长安君都来了。

    “都退远点,退远点,夫君,过来过来。”

    王孟姜让众人退散,对着赵川招手。

    她指着地上的一个盒子,低声对赵川说道:“夫君,这就是你说的什么硝化甘油做的炸药,还有什么雷管什么的,已经弄好了,要不你来弄?”

    王孟姜脸上似乎写着“快来夸我”的字样,还带着一丝孩子气,让赵川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如今黑火药已经成为“战略物资”,晋国那边也有很深的研究,周军的装备优势,正在变小。新式炸药,新式火炮,一直是科学院的研究重点。

    “轰!”的一声巨响,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个小山包被削掉一半,这威力当真是……有点恐怖!

    “夫君,硝化甘油是甘油提炼的,甘油是动物油脂提炼的,那是不是在说,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啊?”

    王孟姜在赵川耳边低声问道。

    “我亲手放出来一个魔鬼,现在,你也学我,放了另外一个,怎么办?”

    赵川也是没料到,居然会这么顺利,就研制出硝化甘油来了。这种东西一出来,另一类的炸药就被攻克,没什么悬念了。晋国的那些禁运啊什么的,全部成为了笑话。

    当然,这和黑火药的用途并不一样,但能用于军事是不需要怀疑的。他看了一眼在旁边目瞪口呆的谢玄,心里已经有了谱。

    这几年来,世家的势力已经被削弱了很多,不是被赵川压制的,更像是……一个慢跑的人被身边飞驰而过的汽车超越。

    世家所拥有的知识,再也无法形成垄断,日益蓬勃的商业,和土地分级收税,极大限制了世家土地扩张的速度,新兴的城市阶级慢慢兴起,伴随而来的是市井文化的繁荣和白话文的普及。

    简单来说,就是世家和寒门之间的起跑线,变得更加靠近了,这也是赵川做到的成就之一。

    硝化甘油只是一个信号,但赵川想告诉谢家,他,要加九锡了!

    赵川握着王孟姜的小手,两人眼神交流,一切尽在不言中。王家妹子等贵妃的位子,也等了好几年了!琅琊王氏,是很希望能够“改朝换代”的。

    “谢玄,还记得那句诗吗?沉舟侧畔千帆过,枯树前头万木春。秦国已灭,长安已经在周国手中,你回去问问你叔父,朝廷应该怎么奖赏我。”

    邹媚儿觉得赵川的语气有些霸道,但谢玄死死拉住她的手,对赵川点点头说道:“你的话,我会带到的,告辞。”

    “谢玄!”

    见对方快走远,赵川喊住了谢玄。

    “周国这五年你也见到了,我走的是一条前无古人的光荣之路,足以名垂青史。你,或者谢家,可以挡在我面前,但是你们会被时代的车轮碾成粉碎!是进是退,不要执迷不悟!”

    “我会劝的,谢你吉言。”

    谢玄的身影走远了,苏蕙压低了声音问道:“谢家最近在密谋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放纵?”

    言语中对赵川颇为不满。

    “不教而诛是为虐,我不想当一个暴虐的人。给他们一个机会吧。”

    入夜,谢玄回到家,将白天看到的一五一十都跟谢安说了,这位周国首辅大臣,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说话。

    赵川大宅内的一间普通厢房,乃是苏蕙居住的地方,她名义上是赵川的七夫人,下人都戏称她为“七仙女”,因为直至今日,她都没有跟赵川圆房,还是黄花大闺女一枚。

    “死赵川,臭赵川,我今天穿这么漂亮都不夸我,还有今天是我的生辰也忘记了,气死我了。”

    桌案前,苏蕙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生闷气的模样。

    “我好像听到有人说我坏话。”

    赵川端着一个盒子,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吃吧,提拉米苏,你肯定没吃过的。今日厨神亲自出马,你有福气了,小寿星。”

    苏蕙眼睛里一抹亮光闪过,却嘟着嘴说道:“谁稀罕啊,东华门前的姚氏饼屋多的是这种东西,你当我三岁小孩呢。”

    嘴里这样说,手上却不客气,用盒子里的刀切了一块下来吃。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八箭八心,生日快乐。”

    看着灯火下闪闪发亮的钻戒,苏蕙眼睛里像是塞了沙子一样,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不合适?那我再给你找个别的。”

    “滚,那是我的,是我的。”苏蕙一把抢过钻戒戴在无名指上,貌似……还挺熟练的。

    “今天高兴,喝一杯!”

    苏蕙直接从床下面拿出来两个大坛子,对着嘴就开始喝,作风很是豪放。

    大概是跟长安君学的吧。

    喝着喝着,苏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赵川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已经狂热的吻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油灯熄灭了,黑暗中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喘息……

    一夜风吹雨打,苏蕙睁开眼睛,看到赵川的睡脸,情不自禁的捏了捏他的鼻子,心里觉得异常的踏实。

    “赵川,你是个色鬼,说好了十八岁以前不碰我的,结果昨天还是把我吃了。”

    苏蕙看到赵川已经醒来,往他怀里拱了拱,撒娇着说道。

    “不可能,我看了怀表的,已经过了子时了。”

    “哼,我的时间,是从卯时开始的,你无赖你流氓,哈哈哈哈。”

    “呵呵,我现在就流氓给你看。”赵川突然开始使坏,苏蕙很快就败下阵来,跟随的对方的引导,愉悦的探索男女之间让人欲罢不能的奇妙。

    一番**过后,不自量力的苏蕙累得手指都不能动了,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却发现赵川在穿衣服似乎准备出门。

    “夫,夫君,你要去哪里嘛,我想你抱着我。”

    “上朝了,今天谢安会提议给我加九锡。”

    苏蕙当然知道九锡是什么。

    “那你会接受吗?不是要三辞三让吗?”

    “怎么可能,老子今天就要当皇帝!”

    赵川给苏蕙留下了一个霸气的背影。(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Copyright©2014 全本小说网(www.yznnw.com)拒绝弹窗 免费阅读